找回密碼
 注冊帳號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游戲新聞 在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的討論帖中,Artifact再次被“鞭尸”

0
回復
75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[ 復制鏈接 ]
排名
1
昨日變化

1820

主題

2450

帖子

1萬

積分

Rank: 16

UID
1
好友
26
蠻牛幣
10121
威望
10
注冊時間
2013-5-14
在線時間
3671 小時
最后登錄
2020-3-30

一貧如洗游戲蠻牛QQ群會員活力之星
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注冊帳號

x
‘度假社’和Artifact,已經成為V社避不開的兩個黑點。


于3月24號發售的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,再次證明了Valve(以下簡稱“V社”)在游戲制作技術上的頂尖實力——在IGN豪奪10分的滿分后,又拿到了Metacritic媒體均分93分的優異成績。“半衰期”,這個在13年里,V社都對其避而不談的招牌IP,以這樣一種一鳴驚人的方式,再度回到玩家的視野當中。

但相比于討論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自身的游戲素質,玩家們更熱衷于討論未來VR游戲的發展前景——沒錯,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正是一款VR射擊游戲,是V社在研制VR游戲上的重要一步。如果按V社劇本家Sean Vanaman所說的話,他作為負責編寫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故事劇情的成員之一,認為VR界一直缺少一款真正意義上“能打”的優秀作品,而他覺得,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或許正是一款能讓玩家們對VR重拾希望的驚艷之作。


Sean Vanaman的這句話不一定對,但從游戲體感上(包括視頻演出),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似乎的確讓玩家看到了未來3A級VR游戲應有的樣子,或者說VR游戲延伸發展的可能性。事實上,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確實不止是單純地“突突突”那么簡單——相比于射擊僵尸,玩家似乎更熱衷于VR環境下的各種有趣互動。但這,也離不開游戲本身豐富多樣的互動設計。


就拿演示視頻中,玩家打開廢棄汽車的車門擋子彈的那一段,就打破了不少玩家對于掩體的固有概念。這些在普通游戲中難以想到或實現的“騷操作”,卻在VR游戲中成為可能。這當然只是玩家放飛想象的一部分,絕大多數玩家更青睞于用畫筆在玻璃上涂鴉。這讓人不禁感慨,無論是《GTA5》里的“子彈畫”還是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中的各類涂鴉,游戲中從來不會缺少“藝術家”。

其實游戲本身就是一種藝術。而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,算是VR游戲藝術邁出的一大步。大概是在藝術的共鳴下,玩家才會沉浸于這個逼真,卻與現實并不完全相同的虛擬世界。


上一部“半衰期”系列的正統續作,還是13年前的《半衰期2》。在這13年間,玩家們對于“半衰期”系列的續作猜測紛紛。不少玩家都會認為“不會數3”的G胖,也許會在“半衰期3”中學會這個數字;也有玩家質疑靠Steam躺著賺錢的V社,是否還有做一款好游戲的初心。然而V社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的誕生,不僅打消了許多玩家質疑V社“早已忘了怎么做游戲”的想法,還將這些年來不溫不火的VR游戲,又一次帶回到玩家的視野之中。

然而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有多優秀,另一款同屬V社,卻早已涼涼的游戲就又被鞭尸地多慘。

沒錯,它就是當初被玩家們萬眾期待,結果卻在一個月后迅速銷聲匿跡的《Artifact》。

《Artifact》的失敗,可以說是近些年,玩家質疑V社游戲制作水平的主要原因之一。這款依托于DOTA2游戲背景,玩法有些奇特的卡牌游戲,在經過將近兩年的宣傳后于玩家們相見。然而可能是因為沒有天梯獎勵機制;或許“買斷+TCG”的卡牌模式讓人覺得吃相難看;甚至有可能是因為對局一次時間太長。總之,《Artifact》的在線人數,從首日的56240人,到現在的上線就是“世界百強”,其中的飛段式落差著實令人匪夷所思。


于是,《Artifact》便成了不少玩家,認為V社不思進取,已經忘了怎么做游戲的“鐵證”。甚至和“度假社”一樣,成為了極其有名的V社黑梗。畢竟每個游戲商,都有喜歡,和討厭自己的人。

這也就不難解釋,為何我會在NGA上,瀏覽一則講述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游戲體驗的帖子里,看到那么多有關《Artifact》的討論。因為用《Artifact》的失敗,來給那些因為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的成功,從而認為V社回來的玩家們潑一盆冷水,實在是太過有效了。


于是好端端的體驗貼,大有變成爭論《Artifact》和V社是好是壞的討論帖。有人認為《Artifact》以及“雷聲大,雨點小”的《刀塔霸業》,只是V社跟風蹭熱度的作品。在制作卡牌游戲這方面,V社的確經驗不足。但是一換到自家招牌FPS游戲,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的品質,足以讓那些對V社抱有成見的玩家閉嘴。


但仍有玩家,對V社這種一拖十幾年,并且懶散不管事的態度很不待見。無論是在線人數越來越少的DOTA2,還是涼了一年,卻一直不管的《Artifact》。


誠然,按V社這十年來的表現看。確實會令不少玩家心生不滿。《Artifact》就游戲自身品質上來說,絕非無可救藥的境界。但V社那令人難以理解鬼才運營,硬生生地把一款還能救的游戲,逼到了慢性死亡,瀕臨垂危的境地。

這除了用“懶”、“不管事”、“不作為”等負面詞語解釋外,實在是很難讓玩家去想到一些正面的東西。

不過,V社對《Artifact》的絕口不提,在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的順利發行后有所改變。甚至在Steam上的《Artifact》專欄界面上,還發出了正在火熱重建《Artifact》公告。


距離《Artifact》2019年3月30號發布的那則更新通告,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。

而根據G胖自己的說法,《Artifact》的失敗在令他詫異的同時,也讓他覺得有趣。他認為《Artifact》單從游戲自身角度來說,是款不錯的卡牌游戲。但市場上的失敗,讓他們意識到《Artifact》存在問題,想找到這個問題需要花很多的時間。

就像V社13年閉口不談“半衰期”續作一樣,G胖持續一年對《Artifact》的沉默,也許是為了來一波“沉默中的爆發”。也或許是在制作完《半衰期:愛莉克斯》后,V社才有精力重啟《Artifact》項目。但不論怎么看,V社能夠重新拾起這款涼透了的游戲,玩家們的期待就會變得富有價值。

至于結果是好是壞,我們在現階段肯定是不得而知了。至少,希望下次玩家在聊到《Artifact》時,不會再把它稱作V社的笑柄。

作者:店點
來源:3DM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帳號

本版積分規則

神马电影34pp影视午夜